1.2
当前位置:战略网 > 正文页

克隆人社会:人类生殖细胞的基因改造将成为现实

  史密斯说,也许某一天,这种基因改造能终结父母带给孩子的遗传疾病,提高基因对癌症等疾病的抵抗力,或许还能提高人类后代的大脑认知能力。

  人造子宫里的成长

  基因改造的人类也许会活得更健康,但这或许还不能抚慰某些人对《云图》里大量克隆工人的恐惧。对他们来说值得庆幸的是,科幻小说中在人造子宫里培育人类的设想,还需要远比人类基因改造更长的时间。

  科学家曾经尝试过将老鼠胚胎移入一个立体的人工结构中,但没能培养成功。另一个实验中,山羊胚胎在人工羊水袋中存活了9天。美国的一个实验甚至移植过人体胚胎——来自体外受精实验室——到人造子宫中,但6天之后因为违反规定不得不中止。这些努力证明了制造人造子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面临的挑战很多,从复制运输营养和氧气的胎盘到培育人类胚胎。

  “胎盘联系着母体和胎儿,”法国国家农业研究所的兽医帕斯卡莱·查瓦特帕尔默说,“人工制造胎盘将是最大的技术挑战。”查瓦特帕尔默从事发育生物学和生物繁殖的研究。她最近正在为《妇女科学与多产杂志》十月期的有关论文审稿。她说,目前有关人造子宫和体外人工培育的研究还很有限,因为这方面的资助并不多。

  面对美丽新世界

  如果史密斯的预测是对的,那有关基因改造人和克隆人的伦理和法律问题就应该尽早着手解决。明智的法规将避免社会出现类似《云图》里的场景,同时保障技术能持续给人类健康和生活带来好处。但史密斯也认识到社会对基因改造的担忧可能成为新的挑战。他指出,欧洲的“反科学元素”已经支配了公众对于基因改造农作物的观点,尽管这些作物能带来极大的收益。

  史密斯说:“随着技术发展,人类生殖细胞的基因改造越来越可能成为现实,我预计这些基因改造的反对者,我称之为‘新勒德分子’,会更加努力地放大这种本能的恐惧——或许就像《云图》里描述的那些噩梦般的场景——以促使公众反对人类的基因改造。”勒德分子原指1811-1816年英国手工业工人中参加捣毁机器的人,现在引申为反对机械化和自动化的人。

  无论如何,基因改造的人体或克隆人都还必须在人类母亲的子宫中才能发育,而不是在人造子宫的黏液里。这种未来技术很可能只会出现在诸如《云图》的故事里。“我认为在很长,很长的时间里这都是不可能的。”查瓦特帕尔默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