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2
当前位置:战略网 > 正文页

为科学献身的科学家 为发明献身的科学家

  祭奠为科学献身的科学家们

  [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----祭奠为科学而献身的科学家们!]

  巴甫洛夫·伊凡·彼德罗维奇(1849年9月26日-1936年2月27日)

  巴甫洛夫·伊凡·彼德罗维奇(Иван Петрович Павлов)俄国生理学家、心理学家、医师、高级神经活动学说的创始人,高级神经活动生理学的奠基人。条件反射理论的建构者,也是传统心理学领域之外而对心理学发展影响最大的人物之一,曾荣获诺贝尔奖。巴甫洛夫的工作热忱一直维持到逝世为止,最后他在病中挣扎起床穿衣时,因体力不支倒在床上逝世。巴普洛夫的名言:科学需要人全部的生命。

  玛丽·居里(1867.11.7—1934.7.4)

  世界着名科学家,研究放射性现象,发现镭和钋两种天然放射性元素,一生两度获诺贝尔奖(第一次获得诺贝尔物理奖,第二次获得诺贝尔化学奖)。她一生中之所以能取得最伟大的科学功绩——证明放射性元素的存在并把它们分离出来,不仅是靠着大胆的直觉,而且也靠着在难以想象的极端困难情况下工作的热忱和顽强,这样的困难,在实验科学的历史中是罕见的。

  布鲁诺(1548—1600年2月17日)就是一个舍身成仁的天文学家,他扞卫和发展了哥白尼的日心说,认为宇宙是无限的,在太阳以外,还有无数个类似的恒星系统;太阳不过是一个恒星系统的中心,而不是整个宇宙的中心,从而把人类对天体的认识提高到一个新水平,并把它传遍欧洲。

  1592年由于批判经院哲学和神学、反对地心说等“罪名”被捕入狱,最后被宗教裁判所判为“异端”烧死在罗马鲜花广场,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布鲁诺面对行刑的刽子手,庄严宣布:“你们对我宣读判词,比我听到判词还要恐惧!”,他的科学精神永存!1889年,人们在布鲁诺殉难的鲜花广场上竖立起他的铜像,永远纪念这位为科学献身的勇士。主要着作有《论无限宇宙和世界》、《诺亚方舟》等。

  克里斯多佛·哥伦布,航海家、探险家哥伦布的远航是大航海时代的开端。新航路的开辟,改变了世界历史的进程。它使海外贸易的路线由地中海转移到大西洋沿岸。从那以后,西方终于走出了中世纪的黑暗,开始以不可阻挡之势崛起于世界,并在之后的几个世纪中,成就海上霸业。一种全新的工业文明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主流。在西班牙巴利阿多利德永远地合上了眼睛,这位有着传奇经历的航海家画上了人生的句号。但是,哥伦布开启的航程却才刚刚开始:两个大陆,甚至整个世界的历史都因他改变.

  彭加木(1925年-1980年6月17日(失踪),广东番禹人,汉族。1979年任新疆科学院副院长,他先后15次到新疆进行科学考察,3次进入巴音郭楞的罗布泊进行探险,1980年6月17日上午10时,因科学考察中缺水,彭加木主动出去为大家找水,不幸失踪。我们的国家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敢于为科学献身的科学家,才有了如今发达的科学技术。彭加木永远值得我们怀念和学习。

  关于罗布泊有好多神秘的传说,罗布泊,三个字给人的感觉更多的是神秘,而不是单单的地域名称。有一段文字对她的描绘非常贴切:“罗布泊其实是汇入多水湖之意,为内陆最大的移动咸水湖。大自然曾造就了5400平方公里湖面的罗布泊,在最近的百年间,湖水已干涸见底,如今,展现给我们的是一片荒芜的景象:湖泊干涸、河水断流、古堡沧桑,生命仿佛在这里嘎然停止。

  野口英世博士(1876~1928,Noguchi Hideyo)被誉为“国宝”的日本细菌学家、生物学家。在非洲研究黄热病时,由于传染上病毒,于1928年5 月21日去世。同年6月15日,其遗体运回美国纽约市北郊的一处墓地埋葬。野口英世先生的碑文上写着:“他毕生致力于科学,他为人类而生,为人类而死”。

  鲍尔·海斯德是美国一位研究蛇毒的科学家。他小时候看到全世界每年有成千上万人被毒蛇咬死,就决心研究出一种抗毒药。他想到,人患了天花,会产生免疫力,而让毒蛇咬后能不能也产生免疫力呢?体内产生的抗毒物质能不能用来抵抗蛇毒呢?他设想到这也是有可能的。因此,从15岁起,他就在自己身上注射微量的毒蛇腺体,并逐渐加大剂量与毒性。这种试验是极其危险和痛苦的。每注射一次,他都要大病一场。各种蛇的蛇毒成分不同,作用方式也不同,每注射一种新的蛇毒,原来的抗毒物质不能胜任,又要经受一种新的抗毒物质折磨。他身上先后注射过28种蛇毒。经过危险与痛苦的试验,终于有了收获。由于自身产生了抗毒性,眼镜王蛇、印度蓝蛇、澳洲虎蛇都咬过他,但每次他都从死神身边逃了回来,蓝蛇的毒性极大,海斯德是世界上惟一被蓝蛇咬过而活着的人。他一共被毒蛇咬过130次,每次都安然无恙。海斯德对自己血液中的抗毒物质进行分析,试制出一些抗蛇毒的药物,已救治了很多被毒蛇咬伤的人。

  五位为实验献身的伟大科学家

  在人类科技不断发展的过程中,曾有许多科研人员为实验献出宝贵的时间、金钱、家庭乃至生命。日前,俄罗斯《真理报》列举了历史上5位因实验致死的科学家,《真理报》认为:全人类都欠他们一笔无法还清的账。

  路易斯·斯洛廷

  1. 路易斯·斯洛廷:核实验

  路易斯·斯洛廷是一位犹太裔加拿大科学家,20世纪40年代他参加了美国“曼哈顿计划”(美国设计研究第一颗原子弹的计划)。在一次实验过程中,他负责把螺丝起子的刃口插在两块钚半球之间作为间隔,以防止两个半球接触引起爆炸。不幸的是,螺丝起子滑了出来。整个实验室突然都被蓝色光辉所笼罩,所有人感到“热浪袭人”。斯洛廷马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用力将两个钚板球掰开,避免了一场更大的灾祸。但他因为相当于站在原子弹爆炸中心1600米远的地方,承受致命核辐射,9天后死在医院中。

  亚历山大·波丹诺夫

  2.亚历山大·波丹诺夫:血液感染

  波丹诺夫是俄罗斯医生、哲学家、经济学家、科幻小说作家和革命家。1924年,他开始研究输血问题。他给自己输了11次血,发现这种方法减轻了他的秃头症状,视力也得到明显改善。不幸的是,波丹诺夫还不知道输血必须考虑捐赠人血液是否健康。1928年,在一次输血过程中,他感染上疟疾和肺结核,不久后去世。